返回 我的

历时四年普查抚育珍稀物种 雾灵山动植物家底摸清了

北京日报2019/2/26 13:18:14
14304阅读0评论

冬去春来,天气转暖,常在都市生活的人们就开始计划着到郊外去踏青了。郊游中或许你真的有机会和“植物大熊猫”不期而遇,可千万小心莫要误踩生于郊野的珍稀植物们。密云城区75公里外,雾灵山林场,有两种植物,像大熊猫一样珍贵,曾因无人辨识,濒临灭绝。一群林业职工悄悄为轮叶贝母、大花杓兰这样的珍稀植物撑起了保护伞,还对山上的所有植物、动物进行“摸底”并整理出书,留下了弥足珍贵的“动植物图谱”。


新城子镇境内的北京雾灵山自然保护区,是北京东北大门的生态屏障,更是动植物栖息繁衍的家园,但究竟有多少植物和动物?其中又有多少重点保护对象?这事儿在几年前,问谁谁傻眼。误踩珍稀植物的事,还真发生过。几年前,职工张德怀陪着北京林业大学的师生在林场做外业调查,走着走着,林大老师看到了两株外形特殊的植物,还没等靠近分辨,走在前面的林场职工一不留神踩到了这株植物,老师急忙上前,认出眼前的植物正是难得一见的大花杓兰。大花杓兰为国家一级保护植物,在北京地区生存数量非常稀少,上一次被发现还是在1959年。看到大花杓兰被“踩伤”,这位林大老师竟难过得连午饭都没吃。林大老师的举动让林场的同事们十分自责。还有一次,林场职工陪着市里的专家做资源调查,专家们兴奋地发现山里存活着北京罕见的轮叶贝母植物,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不足10株。听到这种植物的特殊性,林场职工们再次汗颜,他们难为情地告诉专家,曾在2013年做植物抚育工作时就见过这植物,但因为不认识,没有进行特别的保护,致使二十几株轮叶贝母遭到伤害。

面对接二连三的“无知事件”,张德怀和同事们下定决心,要走遍雾灵山的沟沟谷谷,摸清本地区植物和动物的“家底”。“没有技术,我们就学,时刻和林业大学的老师专家保持联系。缺少调查资金,我们就克服,自己联络需用的仪器和设备。”张德怀说,场里共有6个职工,分成了2组,分别以马志红和王德志两人为组长,开始了漫长而辛苦的“摸底”工作。

四年的时间,他们走遍了雾灵山,拍摄了十多万张植物照片。在山场办公室的书柜里,张德怀捧出了一本厚厚的《野生植物资源图谱》,“保护区内共有植物739种,重点野生植物52种,其中国家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23种,北京市级44种。”他如数家珍地介绍起来,在调查中还发现了北京地区树龄最大、胸径最粗的野生青杄个体,以及全市数量最多的岩生报春种群,还有仅在雾灵山区域可见的轮叶贝母和膜家黄芪。

在进行植物调查时,动物小组的几位成员也没歇闲。对野生动物的观测难于植物,因为动物有脚,行踪不定。除了通过观察动物粪便这种传统方式,林场员工们跟市里区里林业部门东拼西凑借了70台红外相机,分区域分布在保护区里,用来捕捉动物们的身影。张德怀回忆,从2012年的零散拍摄到2014年后的大规模拍摄,他们的团队陆陆续续拍摄了6年的动物照片和视频,布设红外相机点300多处,采集动物粪便400多份,步行累计1万多公里。共记录到保护区内有陆生脊椎动物246种,其中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3种,国家二级31种,北京市一级25种。此外,还有中国特有种15种。

一分耕耘,一分收获。在摸家底的同时,林场职工们也开始有意识地对这些野生动植物进行科学保护和管理。经过几年的时间,大家欣喜地发现,那些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植物无论在规模还是在数量上都有所增加。“濒危的大花杓兰,在我们的抚育下,现在已经有了上千株,轮叶贝母也从10多棵繁衍到千余棵。”张德怀的脸上写满了骄傲,“上一回有记录的调查时是2000年,当时北京雾灵山保护区内植物有701种,而这一回调查后种类已达到了739种,动物也从165种增加到251种。”张德怀说,希望能减少误踩这些“植物大熊猫”的事发生,唤起社会各界对保护区内,乃至密云地区、北京地区植物动物资源的关注,留给子孙后代更多更好的金山银山。

网友评论
0
正在加载数据,请稍等......

发表评论
返回
  • 表情
  • 图片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>